? 洛克王国魔幻传奇浓厚师生情!墨竹的真心!,洛克王国魔幻传奇浓厚师生情!墨竹的真心!_网游竞技_新顶点小说 beat365买球技巧_beat365存款验证不通过_beat365存款验证不通过
新顶点小说 > 洛克王国魔幻传奇 > 浓厚师生情!墨竹的真心!

浓厚师生情!墨竹的真心!


  洛克王国1700年9月14日……
  “这里是?”暗黑基地某个房间的病床上,传来这样一阵声音……
  墨竹轻轻睁开眼睛,观望着周围模糊却又清晰的一切,这里是暗黑基地,是他的房间,他正躺在床上,身上盖着被子……
  “墨竹?!你醒了?!”身边,传来的是恩佐老师的那近乎惊喜的声音,墨竹抬起头,看着恩佐老师,他正坐在桌子上,似乎在写着什么……写的挺急的,接着。
  “老师,您在写什么?学生来帮您……”看见老师写的那么快速,应该是什么要紧的事情,他本能的想去帮助自己的老师。
  “别别别!”恩佐赶忙放下手中的羽毛笔,接着赶忙跑到墨竹身边,将正准备起身的墨竹推下,让他好好在在病床上养伤……
  “恩佐老师,您的手……”似乎被墨竹看见了,恩佐赶忙把手缩进衣兜,不让墨竹看见……
  “没事没事,你快躺下,好好休息!”恩佐叫了一声,接着扶墨竹躺下之后,又赶忙回到桌子边,拿起羽毛笔,继续将没写完的笔记写完。
  三分钟后……
  “库伦!”恩佐写完笔记,连忙喊了一声……
  “在,恩佐大人!”库伦连忙从门外跑了进来。
  “三天了,我的学生终于醒了,你来代替我好好照顾他,我得去休息一下了。”恩佐连忙说了一声,不等库伦说完“恭送恩佐大人”便使用瞬间移动离开了……
  “库伦先生……恩佐老师他……”墨竹轻声叫了一声……
  “墨竹大人?!您的病好了吗?!”库伦赶忙跑了过来,看着墨竹,似乎很担心他。
  “啊?病……我这几天生病了吗?”墨竹似乎没有理解库伦说的话。
  “当然了,生日那天晚上,您突然发高烧倒在地上不省人事,恩佐大人都快急死了,还好您现在没事,真是太好了太好了……”库伦连忙跑过去,给墨竹盖好被子,让他好好休息。
  “会不会麻烦您了……”墨竹连忙问道,似乎怕打扰这群只认识了两个月的一群人。
  “哪有哪有,您可是我们的家人啊,家人之间哪会有麻烦。”库伦笑笑,转身走到桌子上,帮恩佐整理笔记……
  “家人……”这两个字似乎对墨竹来说有着重要意义……
  “对了,库伦先生,我看老师一直在那里忙着写些什么,是什么啊?”墨竹轻声问道。
  “是恩佐老师的笔记,他会将每周对他而言比较重要的事情记录下来。”库伦整理着这些笔记,摆在桌子上放好。
  “那老师他手上的疮疤怎么回事?”墨竹想起来,刚刚老师让他躺下的时候,手上似乎有疮疤。
  “那是尖锥刺得,这三天里,恩佐大人可是一直在您旁边照顾着您啊……”说着说着,库伦的语气突然变得心疼起来。
  “一直……在我旁边照顾我……”墨竹似乎愣住了,说话都有些支支吾吾,眼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闪烁。
  “是啊,三天里,恩佐大人怕犯困睡着,一直拿着那个尖锥扎自己的手保持清醒。”说到这里,库伦似乎不忍心说下去了。
  “所以老师的手才会有那么多疮疤……”墨竹嘴上慢慢说着,似乎是震惊,似乎是惊吓,恩佐老师为什么对他这么好?只是因为他是自己的老师吗?就仅此而已吗?可是恩佐老师对待自己根本就是如同对待家人孩子一样……
  墨竹把头扭过去,似乎是想遮挡眼泪,不让库伦看见。
  眼泪划过眼边,落在枕头上,逐渐浸湿一部分枕头……
  “所以啊……墨竹大人……”库伦整理完笔记,看着墨竹,眼神之中似乎多了一份恳求。
  “您是恩佐大人的第一个学生,您可要好好帮助恩佐大人啊……”库伦说着,他看见了,墨竹哽咽了,似乎说不出来话……
  “嗯!”墨竹就连说这一个字,就难以说的清楚,因为眼中,早已充满了泪水,模糊了双眼,看不清前面,只能听见库伦的说话声音……
  第二天,也就是9月15日晚上……
  墨竹自己一个人躺在床上,今晚只要一过,似乎自己的病情就可以好了……不用在担心了,这几天,还真是麻烦自己的家人们了……
  “嗯?那是老师的笔记?”墨竹扭过头,这才注意到了,自己房间的书桌上,放着恩佐老师的笔记……
  “恩佐大人会记录下对自己而言比较重要的事情。”
  “墨竹大人,您可要好好帮助恩佐大人啊……”
  库伦的话回想在脑中……
  “老师会不会有什么事情?”墨竹心里想着,他想为老师解决困难,为老师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……
  “老师的笔记……”墨竹掀开被子,起床,缓缓走到桌子旁边,拿起恩佐的笔记,然后缓缓朝着床边走来……
  “看看老师有什么事情吧,我要尽力去帮助他……”墨竹心里这样想着,逐渐翻开了第一页……
  “洛克王国时年1700年,7月19日……天气,晴。”
  墨竹先是将上面的一行字念了出来。
  “今天,在王国巡视,碰巧遇见了一位名叫墨竹的七岁少年……”
  “这对于老师来说,也是一件重要的事情吗?”墨竹突然惊愕,似乎是受到了什么惊吓,他接着往后看……
  “我通过记忆魔法,终于了解了这个少年的故事,与我倒是同一路人啊,拼命的去努力却永远得不到任何人的理解,既然这样,那我就当他的老师吧,今天的日子不能忘,我的第一个学生出现了,或许我该努力,多多给予这个可怜的少年温暖,来自家人的温暖,雪莉老师,我会像您一样对待我去对待墨竹的,因为,他是我的第一个学生。”那是墨竹第一次得知了雪莉老师这个名字,也终于得知,他被救的那天,就是7月19日晚上,恩佐在桌子上写的笔记就是这个。
  “老师,墨竹谢谢您了。”墨竹真的打心底感谢老师,老师会觉得与墨竹他的相遇居然会是对老师而言比较重要的事情,虽然不知道雪莉老师是谁,但真的很感谢老师……
  墨竹翻了一页,接着念……
  “7月20日,天气晴……今天给了学生宠物,看见学生拥有宠物都那一刻的笑容,我这个当老师的很开心啊。”
  墨竹有点看不下去了……为什么……老师为什么要这么关心他?他一个轻风村一直被看不起的人,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这样对他好的人,为什么?
  墨竹闭上了嘴巴,翻着下一页,眼眶逐渐开始湿润……
  “7月21日,教导学生练习白打第一天,身为老师的我,应该给予他应有的自信,不能让他自卑下去,未来多多努力吧。”
  “7月22日,今天墨竹比昨天更加认真了诶,太好了,看起来找到自信了啊,真不愧是我恩佐的学生。”
  “7月23日,今天貌似学生的白打貌似练的有些困难了,不过希望他能撑过去,这点小苦难都受不了,还怎么当我的学生啊,还怎么想着报仇啊,多多加油吧,墨竹。”
  “7月24日,诶呀呀,看起来今天学生又重拾回自信了啊,真是太好了。”
  “7月25日,真好,墨竹已经会召唤宠物了,虽然紫冥狐有点难以驯服,唉……墨竹多多加油吧,有什么事情我会保护你的。”
  “7月26日,今天真是闹腾啊,召唤紫冥狐差点把基地的广场给炸了,唉……看起来墨竹没以前那么认真了啊……但是无论如何,我也要教会他,他是我的学生,雪莉老师……您当初也是那样教育我的吧?决不放弃,我也会好好教导墨竹的,他可是我的学生啊。”
  “7月27日,唉,墨竹对紫冥狐的控制力真的有点不行啊,我是不是应该给他换一个比较好控制的宠物,毒系宠物是有点难以驯服,明天在看一天吧。”
  “7月28日,太好了诶,墨竹今天终于可以灵活的控制紫冥狐了,终于可以随时召唤随时收回了,终于学会了,真是开心,他离一个魔法师,又近了一步。”
  “7月29日,天哪,我简直太不小心了,今天墨竹都中毒了,紫冥狐的毒素也是够厉害的,才那么点就让墨竹中毒了,还不浅,算了,明后两天就让他好好休息吧。”
  7月30日与7月31日是恩佐照顾墨竹的事情,墨竹心里也很清楚,就这样,墨竹从与老师相识,看到了九月份。
  “9月1日,已经步入秋季了,墨竹多多穿点衣服吧,这才秋季第一天,打了几个喷嚏啦,哈哈……
  (注意:距离9月11日墨竹学生生日还剩十天)”
  “9月2日,步入秋季第二天,雪莉老师啊,这个月,我的学生终于学会灵活的运用宠物了,您是否开心呢?您的学生也培养了一位好学生,身为老师,我应该多学学您,好好照顾他。
  (注意:距离9月11日墨竹学生生日还剩9天)”
  “9月3日,今天宠物练练习终于告一段落看,接下来,我要好好教他魔法了……加油墨竹,老师相信你。
  (注意:距离9月11日墨竹学生生日还剩8天)”
  “9月4日,墨竹学生真的很有魔法天赋啊,仅凭一天就学会使用星星魔法了,这位学生的前途无量啊。
  (注意:距离9月11日墨竹学生生日还剩7天)”
  “9月5日,学生的魔法练习速度真的好快啊……这都已经可以让魔法灵力具象化了,真是个大惊喜啊。
  (注意:距离9月11日墨竹学生生日还剩6天”
  “9月6日,今天天气真不好,这么大的暴雨,还好提前让墨竹停止练习了,不然又得被淋湿发烧生病,唉。
  (注意:距离9月11日墨竹学生生日还剩5天)”
  “9月7日,天气晴,学生的魔法灵力已经可以轻轻凝聚了,真是厉害啊,看起来我没有选错人啊,他真的是一个魔法天才。
  (注意:距离9月11日墨竹学生生日还剩4天)”
  “9月8日,加油墨竹,老师相信你,一定可以成为一个大魔法师,因为,你是个魔法天才。
  (注意:距离9月11日墨竹学生生日还剩3天)”
  “9月9日,今天的天气真是明朗,不过,两天后可是一个好日子啊,学生这么孤独,我可得给他准备好生日礼物啊。
  (注意:距离9月11日墨竹学生生日还剩2天)”
  “9月10日……”墨竹一边捂着嘴巴,一边哭泣,眼泪真的止不住,这个眼泪,真的止不住。
  在轻风村,有多少人盼着他早点去死,他在轻风山几乎未曾度过好日子,可是眼前,这位与自己从未相识过的恩佐,他的笔记,却每天都能看见自己的名字,对于恩佐老师来说,他这个学生就这么受重视吗?!!为什么对他这么好?这样的老师,明明应该开心,拥有恩佐这样的老师,可是为什么,他忍不住要哭泣,是喜极而泣吗?
  “老……老师……”墨竹轻轻翻动着笔记,眼泪掉落在笔记上,与老师的字迹融合在一起……
  九月份的每一个笔记,上面的结尾都会有那一句话,说着自己的生日,明明连他自己都不想去过,可是老师却一直惦记着,他……他……这不是在做梦,这个恩佐老师,是真正的去对他好……
  “你这个杂种!!你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!”
  “你就是一个没爹没娘的狗杂种!!没资格活着!!”
  “活着浪费空气,死了浪费土地的杂种!!”
  村子里,除了村长,从来没有一个人希望他能活着,他们认为……墨竹的存在就是个错误……
  可今天,却有一个人,一直在背后默默的鼓励他,支持他,在他努力的道路上从来没有丢弃过他,明明是自己的学生,对如同亲生孩子一般对待!
  “在看什么啊,墨竹……”此时,恩佐轻声走了进来,看见墨竹手上拿着什么东西。
  “老……老师……”墨竹突然扑倒在恩佐怀中,像个孩子一般……
  “你怎么了?怎么突然哭了??”恩佐连忙担心的问。
  “老……老师,谢谢您……”墨竹抓着恩佐的衣袖,似乎哭个不停……
  “谢谢您的鼓励……谢谢您……”泪水不断的流出,恩佐的衣袖仿佛要被浸湿一般。
  “哭什么啊……”恩佐看着哭成泪人一般的墨竹,用一种近乎宠溺的语气说出了这句话……
  “老师……谢谢您……”因为泪水,哽咽,墨竹连话都说不清了……
  “好啦,别哭了,这还像是当年在那个存在里留下豪言壮语的你吗?干嘛动不动就哭啊。”恩佐摸着墨竹的脑袋,轻轻的揉了揉他的头发。
  “老……老师……”墨竹抓着恩佐的衣袖,依旧哭个不停。
  “好了,别哭啦。”恩佐帮墨竹擦了擦眼泪,轻声笑了笑。
  “唉,真是气人,去买个蛋糕,居然还能碰见那样的人,他竟然敢骂你杂种?!真是气人。”恩佐回想起帮墨竹买蛋糕的时候,有个老板,一边追着墨竹一边喊着杂种,想到这两个字他都替自己的学生生气。
  “如……如果能够成为帮助老师的力量……”墨竹很难吐字清晰,一边抽噎着,一边说着自己的真心话。
  “墨竹……墨竹愿意变成真正的杂种!被人打骂也没关系……”墨竹抓着恩佐的衣袖,依旧不停地说着真心话。。
  “为……为了老师就算变成真正的杂种也无所谓!”这便是墨竹的真心话,即使他再痛恨“杂种”二字,可是为了恩佐老师,哪怕让她变成真正的杂种也无所谓!
  “傻孩子……”恩佐将墨竹再次搂入怀中,任凭墨竹哭泣,他刚刚的那句话,语气近乎“宠溺”……